up
down

走,神保町吃碗牛大去

如果你是一枚爱书迷,来过东京,但没逛过神保町,可是Out的不一般。理由很简单,因为神保町是世界上最大的古旧书一条街,闻名遐迩,当当响。

在神保町的中心一条街上,有大大小小180多家古旧书店,再加上周边区域内的30多家,随你任着性子逛。世界古典名著、历史地理、漫画绘本、过期杂志……真真书海无边,至于能不能淘到宝贝,那就看个人喜好和本事了。

有文化底蕴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美食店和咖啡馆。拉面店、居酒屋、中西日餐馆,林林总总,随你口味任选,逛好吃好喝好,在神保町不是一句空话。

就在前几天,伴着神保町的书香,马子禄牛肉面馆一开张,立刻火了。

周末,带着兰州市有关部门领导的“请您多拍点图片资料”的期待,奔向神保町,吃碗牛大。兰州人称牛肉面为牛大。八月底,骄阳似火依旧。烈日下,马子禄牛肉面馆前的排队长龙,少说有一百多人,一碗牛肉面的魅力,可见一斑。

马子禄牛肉面是一家“中华老字号”,有着上百年的历史,是到目前为止兰州唯一一个被授予“中华老字号”的牛肉面馆。

东京这家马子禄牛肉面馆的老板是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名叫清野烈。据官网介绍,清野烈在北京留学期间特别爱吃兰州牛肉面,回到日本后对牛肉面的味道念念不忘,又苦于在日本找不到正宗的兰州牛肉面馆,于是和朋友商定一起到兰州学艺,日后自己开牛肉面馆。他们在兰州街头尝遍了数十家有名的面馆,认为“马子禄”的味道最为地道醇香,于是向店家提出拜师学艺,三次均遭拒绝。后来经多方斡旋说情,清野和朋友才如愿以偿。

“马子禄”牛肉面的第三代传人马汀先生在接受《兰州晚报》采访时,回忆了清野烈拜师学艺的经纬。他说,和清野烈先生见过三次,第一次是2016年初,引荐他的是日本甘肃同乡会首任会长黎远宁先生。2016年夏和2017年春,清野烈又两次来兰州。每次谈完工作,想带他去尝尝兰州的各种美食,都被拒绝了。清野真的喜欢吃牛肉面,连面带汤吃得干干净净。马汀被清野烈对牛肉面的热爱和学艺的诚意所打动,最终答应教他技艺。经过勤学苦练,清野掌握了一定的技艺,马子禄牛肉面馆在神保町圃一开张,便一炮走红。

排了一小时十分钟,得以入座。自动贩卖机买餐券,可省去很多人工成本。一碗面标价为880日元,加一份牛200日元、加香菜120日元。亲民价。

有三种面型供选择。“荞麦棱”为三棱形面条,因形似荞麦果实,故而得名。面型立体独特,口感奇妙。“韭叶”为扁形面条,形状如韭菜叶温润透明,纤薄而不粘连,口感精滑明丽。

日本拉面店的汤勺都是这种设计,勺柄挂在碗边,实用科学。

看着师傅拉面的一招一式,令人感到非得把这碗牛大吃出点仪式感来。餐巾盒粘到桌子下面,节约空间。一次性围裙,吃面时戴上,可避免衣服被弄脏。见惯了餐馆里小巧精致的调料瓶,白醋壶彰显大西北的豪爽。边拍边现场直播。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兰州市有关领导说,非常感谢您的现场体验,这些设计很是人性化,您要替我们多吃呀。

一碗韭叶牛大下肚,美食报告也出笼了。“面随汤走”是兰州牛肉面的精髓。汤很地道,面煮的有点软,不够筋道。因为刚去过兰州,品尝过正宗兰州牛肉面,味蕾记忆还没消退。

走出面馆,看到穿工装的小哥举牌站在队尾,牌上写着:对不起,今天的面卖完了,欢迎下次光顾。

听我询问原因,小哥颇为自豪地说,从早上11点开店,还不到下午三点,准备的食材就全卖光了。他还说,食客90%是中国人,有人连续来了三天,都没能吃上。问他不能多准备一些食材吗。他说,原料供应不足,每天只能卖这些。

回想起一个多月前在在百年老店“兰州第一面”品尝正宗兰州牛肉面,欣赏该店第四代传人现场表演拉面技艺的情景。当地的领导介绍说,兰州牛肉拉面可用一清(牛肉汤色清气香)二白(萝卜片纯净洁白)三红(红辣油鲜香诱人)四绿(香菜末葱花儿青嫩翠绿)五黄(面筋味足,满口留香)来形容。面型有十二个,如毛细、荞麦棱、韭叶、大宽等,口感不一。进了拉面店,如果一位五大三粗的男士吆喝一声,老板,下碗毛细面,定会遭到周遭人的严重鄙视。反之,一枚苗条淑女说,老板,下碗大宽。那,就等着受众人仰视吧。

那顿午餐,每人的定额是两碗面。第一碗面,大家都中规中矩地要了常规面型二细。进入第二碗自选项目,我和几位女士毫不犹豫地选了大宽,兰州人称为皮带面。连汤带面地吃完,美女们纷纷赞筋道好吃,当然了,被众人仰视的吃货感觉也超级棒。

恕我孤陋寡闻,没去兰州之前,印象里的牛肉面就是“兰州拉面”。到过兰州,方才明白,牛肉面的过硬功夫之一虽然是“拉”,但兰州人偏就不说“拉”字。当地的领导介绍说,这和兰州人的性格有关,最好的东西要藏在心里。有人开玩笑地说,叫一个地道的兰州人起床不需要闹钟,只要打开迎街的窗户,待楼下牛肉面馆的香气顺着窗台爬进卧室,兰州人立刻会醒来。此话不知真假,下次去探寻答案。

走过金城兰州,打动我的不只是豪迈粗犷的羊皮筏子;不只是一碗风情万种的大宽牛肉面;也不只是兰州水车和甘肃博物馆里的马踏飞燕,更有西北汉子的豪爽热情和母亲河黄河的宽广胸怀。爱上兰州,没商量。(文/龙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