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down

中国坚定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南海争议

中国驻日本国大使  程永华

近来,南海问题成为舆论关注热点。谈南海问题不能离开其历史经纬。中国人民最早发现、命名、开发经营包括南沙群岛、西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中国自唐代起就持续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管辖。1939年,日本在侵华战争中侵占了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战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文件,中国依法收复并恢复行使主权。1946年,中国政府派海军舰队赴南沙群岛、西沙群岛执行进驻接收任务。1948年,中国政府正式对外公布南海断续线,重申了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利。

上世纪70年代以前,国际社会普遍认知南沙群岛主权属于中国。1958年,越南总理范文同致中国总理周恩来的照会中明确承认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属于中国。确定菲律宾领土范围的《美西巴黎条约》、《美西华盛顿条约》和《英美条约》等条约明确规定菲领土西部界限为东经118度。南沙群岛完全位于菲领域界限以外。1952年日本外务大臣冈崎胜男签字推荐的《标准世界地图集》和1964年日本外相大平正芳推荐出版的《世界新地图集》等日本出版的地图都把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全部标绘为中国领土。19729,日本政府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明确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关于归还其侵占中国领土的规定。

70年代起,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非法侵占了南沙群岛部分岛礁,从而产生了南沙部分岛礁的领土争议。迄今,越南共侵占29个岛礁,菲律宾共侵占8个岛礁,马来西亚侵占了5个岛礁。此外,随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确立的新海洋法律制度的发展,南海沿岸国之间也产生了海域划界问题,需要当事国谈判协商解决。                                                    

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是受害者,完全有权收回被占的岛礁,但从地区和平稳定大局出发,始终保持高度克制,致力于同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并在争议最终解决前通过建立机制管控争议,通过共同开发资源实现互利共赢。“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中国解决南海争议的基本政策。

90年代以来,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经过长期对话磋商,就管控争议和维护南海和平达成共识,于2002年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2013年,中国和东盟国家正式启动商谈“南海行为准则”(COC)进程,已取得了不少进展,包括两份共识文件,建立联合搜救热线平台和应对海上紧急事态外交热线平台等。中方还倡议制定“海上风险管控预防性措施”,在COC最终达成之前管控海上局势,防止发生不测事件。

中国积极推动同东盟国家开展海上务实合作,出资30亿人民币设立“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支持中国和东盟国家在海洋科考与环保、航行安全与搜救、渔业合作等方面开展合作,迄今已开展了40多个合作项目。中国大力推动南海资源共同开发,同越南建立了中越海上共同开发工作组等机制。2005年,中国同菲律宾、越南三国石油公司还曾签署协议,为共同开发南沙部分争议海域油气资源做前期准备,但由于菲方单方面退出,合作未能持续下去。

去年以来,中国在部分驻守南沙岛礁开展建设活动,主要目的是为改善驻岛人员生活工作环境,在海上搜救、防灾减灾等方面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中国正在建设的基础设施包括灯塔、海上应急救捞设施、气象观测站、海洋科研中心以及医疗和急救措施机构等,包括进一步升级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88年批准设立在永暑礁上的第74号国际海洋观测站的有关设施。有关设施建成后,中国愿向地区国家开放,提供这些公共产品。鉴于越南、菲律宾等国在非法占领岛礁上建设不少军事设施,并经常在周边海域欺凌中国渔民,中国也必须部署防御设施以维护领土主权和保护中国渔民合法权利。

个别国家经常炒作南海“航行自由”问题。实际上,在中国和其他南海沿岸国的共同努力下,南海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最自由的航道之一,迄今未发生过一起南海航行自由受到影响的事件,今后也不会有。个别国家打着“航行自由”旗号介入南海问题,频繁大量地派遣军舰和飞机在南海炫耀武力,才是南海航行自由的真正威胁。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其诉求的实质是岛礁领土主权和海域划界争端。领土问题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范围。对于海域划界争端,中国在2006年就依据《公约》第298条所赋予的权利发表了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政府声明。包括英国、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30多个多家做出同样声明。从法律上讲,这些排除性的声明一并构成了公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理应得到各方尊重。因此,中国政府不接受南海仲裁案,完全是在依法行事。

菲律宾的做法不仅违背了中菲在双边协议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关于领土和海域划界争议由当事国直接协商谈判解决的规定,也违背了提出仲裁应该由当事方协商的国际实践,构成对《公约》争端解决程序的滥用。菲律宾一意孤行,显然有幕后指使和政治操作。

在多年实践基础上,中国和东盟国家就处理南海问题的基本路径—“双轨思路”达成共识,即领土主权争议由当事国通过协商谈判解决,中国和东盟国家通过对话与合作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中国和东盟国家都希望域外国家尊重和支持他们选择的处理南海问题的思路和他们为此所作出的努力。域外国家介入南海争议只会使问题更加复杂难解,导致地区形势紧张,甚至可能将南海地区演变成地缘竞争博弈的角力场,不符合地区国家的共同利益。

协商谈判最能体现国家主权平等原则,是最行之有效的争端解决方式。中国已同12个陆上邻国通过协商谈判和平解决了2万公里边界争议。中国同越南经过长期协商谈判,划定了南海北部湾海上界限。中国将继续坚定致力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南海争议,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