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down

 

坐着直升机,看世界第一活火山

●仓敷艺术科学大学大学院人间文化专攻 周红

迷迷糊糊中,一阵浓浓的硫磺气味,把我熏醒了。激灵了一下,朝车窗外一看,只见高原起伏、山峦跌宕、草场坦荡……在多姿的景致里,人群、车辆、马群,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在春日柔和的光线里,演绎“阿苏”最自然的美。

阿苏,位于日本熊本县东北部,是“火之国”熊本的象征;它以五个山岳组成的、大型破火山口的“复式式火山”而闻名于世,其中“中岳”火山仍然处在活动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可以让游客观赏的活火山。

阿苏方圆250平方公里,围绕火山群,它还有日本首屈一指的大草原风景地,其周围的度假村、温泉、“草千里”牧场等,每年都在吸引全世界的观光客。

转眼望去,我看见有一座山峦,被一股腾空而起的白色雾霭笼罩着——带队的河野老师说,那就是阿苏最著名的活火山口,它现在就处在活动期呢。

真的,四周忽浓忽淡的、怪异的味道,就是火山口喷发出来的。平时,观光客乘坐缆车上山,就可以沿途观看了,但是今天,河野老师说——看那儿,可以乘直升机去空中俯瞰活火山口的全景!

我看到在不远处有一个临时售票的流动汽车窗口,一次三人一组,每人5000日元。
哇!坐飞机去火山口的上空?!俯瞰?!

1506米啊!今生也仅此一回吧,一定要体验一下!

今天天气晴朗,风向适宜,火山口喷发状况正常,二氧化硫含量也不超标,一切好像都是为我们此次旅行安排的……要知道,每年大概只有一半的游客,才有机会看到火山的内部以及火山口下绿色的硫磺溶液喷溢。倘若当天的火山活动剧烈或二氧化硫超标,游客都不准上山的。

真是天赐良机!

我检查了随身携带的摄像机和电池,赶紧和老师、“先辈”一起,直奔小飞机。
螺旋桨在头顶上轰鸣,把狂风和硫磺的气味,一同裹夹进我的胸腔;从窄小的机舱门登入时,就感觉头脑混沌,说不出的兴奋,浑身热血沸腾;刚刚坐定,直升机就腾地跃起,毫无商量地直奔天空了——

我的心猛地一悬,心率都加快了许多,仿佛是去采访一个重要的人物那样兴奋、紧张,又一想,这可不是寻常的旅程,是乘飞机去正在活动的火山口呀,这样想着,就有一种奔赴战场的绝望——无限眷念地回望一下踏实的地面,它瞬间已经变得飘缈、无望了……

此时,已别无选择,我瞥一眼舷窗外,外面苍茫一片,不见天日;飞机正在跨跃一团浓烟,朝火山口方向逼近。

身边的老师和前辈由衷的惊叹声,让我想起了今天的任务,我手忙脚乱地把耳机戴紧,迅速地掏出小型摄像机,打开开关,调整好机位;耳机里飞行员讲解的声音,我一点儿也没有听清,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拍!随意拍!什么都拍!

机舱里的硫磺气味更加浓厚了,我们的飞机,正躲避着迎风而来的浓烟雾霭,从火山口的侧面赫然袭来,映入眼帘的是:寸草不生、棕褐色的岩层,在高达1000度的温度里,岩石被炙烤得斑驳坚硬,裸露着威严和强悍,它重重叠叠,成为一道坚不可摧的天然屏障。

喷火口南北长约24公里,东西宽约18公里;从天边远远望去,它的轮廓分明,呈现椭圆型,火山口的边沿,有几段被切割成了美丽的弧形,这使得原本僵硬的火山体质增添了几许柔美。它那深褐的色泽,在阳光下更加豁亮;那坦荡无疑的裸露,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更显大度;那壮观的气势,在周围清淡的山色和秀美包围中,变得更加苍凉、雄浑!

人,是多么渺小而无力啊,就这样想着、俯瞰着,禁不住为神灵的天工之作震撼无语。

我们的飞行还在继续,飞机仍在盘旋——

谷底的深度大约为160米,远看像一只猛兽的大口,贪婪而肆意地张着,仿佛要将你吞噬……它有七个喷火口,但是,此时此刻,我的摄像机镜头里呈现两处,正在滋滋冒着白烟,一处烟尘微弱、矮小,另一处,大概就是位于谷底的西北面、号称第一喷火孔,正在呼呼地喘息着、翻腾着;那滚滚浓烟,随着风向倾泻而来,有时直白似柱,看似温和有序;有时黢黑如蘑菇云,显露狰狞面目;透过密闭的舷窗,我依然能感受到它无声的淫威,在我的脚下肆虐,其惊心动魄的态势,裹挟着厚腻的灰尘升腾高远,仿佛火山随时就要爆发神威,要把地球的怒气泼洒在人间……

其实,直升机离谷底很远,但在阳光的直射下,我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被硫磺熏成的淡绿和灰白的杂色;表面干裂枯槁又光滑溜圆,那些火眼看似平常,却深不可测,甚至有某些神秘的魔力,在引诱着你,仿佛只要你一接近它,它立即就会把你吞没……

虽然在密闭的飞行舱里,我还是看得心惊肉跳……

据说,只有在夜晚——在阿苏繁星闪烁的夜幕下,才能看到不同于白天的别样的一种火山烟,它似烟花飞舞,似钢水飞溅,似朵朵樱花绽开,在茫茫的夜色里,璀璨夺目,绚烂无比,彰显另外一番景致,让人感受大自然不尽的神奇和魅力。

短短的4分25秒飞行,极尽精力,极尽体力,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纪录——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在2011年的春天,有机会经过美丽的熊本市,并经历一场大起大落、心动神摇的奇异之旅。